通辽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尼卢奥传奇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6 02:26:09 编辑:笔名

  明天大结局)  宫廷酒宴,龙女不胜酒力,不过八盏便醉倒席台,醉薰薰之际,仍??丫丫地叨念着木蔚来的名字。www.59to.org 五九文学这令曼儿听了,心里直鸡皮疙瘩,忌讳着那浑身妖里妖气的木蔚来,是用何妖术,将这几日大的小婴孩迷得神魂颠倒了?  曼儿有事想跟小白证实,却不想为凯所知,于是在筵席散,她支开了凯,独往皇家园林后的青冢。  与凯的相遇是偶然。曼儿在湛龙海沉睡数有几十个年头,从来不问世间。有一日,一道龙气裂劈长空,震得地动山摇,惊涛海啸。从沉睡中惊醒的曼儿浮上海面之际,却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从高空急疾坠落。散乱的银发在灿猛的烈日下玄亮如银丝,紫色的眸子深?迷离如琉璃异彩。那人佚丽的容貌令曼儿的心卟嗵地猛跳了一下,她情不自愿,跃海而来,将那人接住。  那人受伤过重,眼看要断气,却在弥留之际,望了曼儿一眼。那双紫色的空灵迷幻的眼睛,却摄了曼儿的芳心。当时,曼儿并不懂,什么叫做一见钟情。人家都快死了,她却饶有兴致地欣赏着那人的容貌。她只是想着,这么漂亮的眼睛,像紫水晶一样闪耀的眼睛,要是以后都看不到了,那岂不是很可惜。  “我用龙血救你,作为交换,你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你答应吗?”曼儿释放出灵气,制造了一个结界,将外界完全隔断。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甚至连时间都停顿了。那人没有说一个字,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所有力气。眼看那双疲倦的紫眸要阖上,曼儿将龙血注入那人**。“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许了……”曼儿得意地笑笑,金眸里闪着兴奋的光。  也许在坠崖之时,撞伤了脑部,当那人再次清楚过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了一切。于是,曼儿给这个偶尔捡回来的,永远属于她的漂亮的奴仆改了个名字“凯”。其实以曼儿的能力,要将一个失忆的人的记忆找回来,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曼儿不希望凯恢复记忆,她害怕恢复记忆的凯会离开她。  曼儿让凯带着她周游列国。但是,这个久别的世界,已经变得荒凉而陌生。到处都是死亡和杀戳。很久很久以前,听湛龙海的渔民说起来,那遥远的绿耶国,是个富饶繁盛,到处青山绿水的世外桃源。而且绿耶国盛产宝石。对发光的东西特别感兴趣的曼儿,便和凯双双来到绿耶国。然而,宝石没找到,却遇上了被月光和流星袭击的恒河……  凯伤口上残留的龙气,与小白的龙气是一模一样的。曼儿虽然不愿意凯恢复记忆,但曼儿想知道凯的过去。特别是小白要非死凯不可的理由!只有把这些事情搞懂了,曼儿才能确保她的凯哥哥远离危险。沙渡,曼儿几乎不用怀疑,就相信这就是凯过去的名字。虽然,木蔚来只是说了一遍。  离那青冢越近,白龙的哀嚎就越听得清楚凄凉。  延着那不平的青苔青阶一步一步往上攀登,曼儿终于看到了平坛之上,大得前所未有的缚龙阵,还有被束缚在阵中,苦苦哀嚎的小白。  “主人……求求你放我出来……”小白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盼望着他的恳求能传达到主人那里。  当看到曼儿站在面前时,小白才收住了声,用冷漠的眼神,盯着曼儿。刚才凄怆的神色已经一扫而空。  “为什么要杀凯哥哥?”曼儿直截了当地问。  “因为他是驱魔族人,他会杀主人……”小白用沧凉的声音。  “你的主人是邪玄魔?”曼儿瞪大了怒目。她自然不会忘记,昨夜的小白,帮着半魔人与魔鹰对付凯。半魔人和魔鹰是受控于邪玄魔的。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小白凄凄一笑,似是而非地回答着。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说了什么,也走不出这个阵。一来曼儿因为沙渡的事对自己恨之入骨,二来曼儿基本没有解除缚龙阵的能力。  曼儿杏目圆睁,愤愤地骂:“邪玄魔食我祖父血肉,害祖母惨死。涂碳生灵,罪恶浩天,天地不容,人人得而诛之。叔叔你身为龙族,本应替天行道,斩妖除魔,为何与妖魔同流合污,毁坏龙族的圣誉?”  “当年噬食龙血的,还有人类……”  “那只是人类当中的少数害群之马!我相信,绝大部分的人类都是爱好和平而善良的。”  “人类之所以邪恶,是因为贪婪;之所以爱好和平,是因为太弱小。人类,妖魔和神灵,除了力量不同,在本质上根本没有区别。龙也一样,你敢说,自己没有贪欲……如果有个人类在你那个凯哥哥身上砍几刀,你还会帮着那个人类说好话吗?你就趁我现在没有还手之力杀了我。否则,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一定会用闪龙爪,将沙渡的身体撕成碎片!”小白张狂地说着,锐利的金眸里,迸发出一种令人心寒的光茫。  “叔叔!你以为我不敢吗?”一说到凯,曼儿就失去理智。曼儿彻底被小白的话激怒了,举起手掌一劈!一道黑色的闪电向小白破空而去。而在缚龙阵的结界面前,被阻隔。黑色的闪电在结界四周萦绕了一圈,磨擦出“嘶嘶”的刺耳地声音,随意啪的一声突然熄灭,好像被结界吸纳了似的。  曼儿是看愕了,她没想到,这个缚龙阵不但能缚束神龙,而且还能坚固地保护着阵中的神龙。刚才一掌,曼儿已经使出来十成的功力。因为,小白毕竟是龙族,不全力一击,根本不可能损伤得了他!  白的金眸里,闪过一丝失望。他想起了木蔚来的话:  “这个缚龙阵,我改良了。无法你怎么挣扎,都不会损伤。结界外的人,同样伤不了你。”  主人,你实在太仁慈了。既不让我伤害自己,也不让别人伤害我,也不愿伤害我的人受伤!小白心里涌出一阵凄酸的暖意。他原本是企图故意激怒曼儿,让曼儿攻击缚龙阵,借在外来的龙气将这缚龙阵击溃。即使曼儿的力量打不破缚龙阵,缚龙阵自身反弹力量的作用,也可能使曼儿负上不轻的伤。没有曼儿保护的沙渡,犹其是已经失去记忆的沙渡,可以轻易除掉!就算自己不出手,邪玄魔发现了也会出手!但是,小白的如意算盘全都落空。这个缚龙阵实在太强大,太温柔。结果,谁都没有受伤,小白仍困在阵中出不来!  “可恶的妖阵!”曼儿又复全力使出几掌,力量如泥牛入海,被吞噬得无影无踪。她愤愤地跺了跺脚,终于放弃攻击小白。她在心里诅骂着施阵的木蔚来,这到底是缚龙阵还是护龙阵呢!气冲冲地下了青阶,留下阵中孤独的小白。  白失落的金眸目送着曼儿远离,渐渐的蒙上一层哀伤的雾气。又不知哀嚎多久,才会有第二个人来“探望”他了。  曼儿刚走出皇家园林。她满脑子想着那个该死的缚龙阵。心里诧惊着妖魔的阵法,那木蔚来是如何能施布出来的!刚才被缚龙阵的威力一时震惊,竟然忘了向小白打听凯哥哥的过去。不过想到那位叔叔脾气暴燥,说话冷漠,怕且就算没了,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正在曼儿满腹疑虑之时,她突然感觉到有人匿藏在树后。  “谁!鬼鬼祟祟的!”随着曼儿一声怒叱,一个人影从楮树背后闪过来。  原来是恒河的护卫津柯。  “什么事?”曼儿颇为不屑地冷眼扫了津柯一眼。  “津柯有一事请求神龙曼儿。”津柯在曼儿面前下跪,低头小声地说着。他慢慢地抬起下颌。中午,投入幽深树林里的阳光,竟在他的脸色形成对比鲜明的阴影。语气加重了几分,津柯一字字道:“这件事,这世上只有您才能做到!”  津柯的抬举,令曼儿轻浮的心飘了一下。又瞥了津柯一眼,冷淡地说:“说来听听。”  ……  木蔚来仍伏在床上咳得起不来。  身后亮起一圈金光,金光中飞出一只火麒麟。不过火麒麟的体形按比例缩小至小狗大小,身上的烈火也没有燃起。否则这间不算狭小的厢房就早成了火海。  火麒麟摇了摇尾巴,轻轻跃到床褥上。看到床单上那一片红染的血迹后,显然惊骇了,随即道:“主人,我的灵力给你。”  木蔚来抬起头,忍住咳,望了目光担忧的火麒麟一眼,浅笑一下:“不必……”但对于火麒麟关怀相救,他心里感到很温暖。无论任何时候,被人关怀总是一件幸福的事。不过,就算火麒麟把灵力都给了自己,也于事无补,何必让它浪费灵力?  “叶神的力量只凝聚于你的灵魂中,半点也没有增加到你的身体上。再这样下去,我怕你熬不过明天。主人放心,我的灵气是吸收天地灵气而成。我分一半的灵力给主人,这样主人既可以多支撑一会,我也很快就能恢复,而且仍能随时保护主人。”火麒麟温和地说着,前蹄触到木蔚来肩上。  木蔚来即时觉得有股温暖而澎湃的力量,源源不绝地注入身体,并流遍全身。衰竭了的五脏六腑好像干田得到雨水的灌溉似的,撕裂蚂噬般的剧痛渐渐消失。他也并不想如此窝囊地命绝于此,于是张开身体与生俱来的魔力,配合着火麒麟,缓缓地将火麒麟的灵力汇合,吸收。  火麒麟的金色的灵光与黑色的魔光互相交辉着,把整个房间都照亮通透,就连窗外天空的烈日也比下去。  突然,一道黑色的灵风从窗外飙入来,直朝木蔚来击去……  火麒麟大吃一惊,紧急停止灵力的转移,竟挺身将那股来历不明的力量在接触到木蔚来之前挡下来。却不料蓦然撤走灵力的火麒麟被木蔚来身上充沛的魔气反弹,一下子就被撞得破墙而来,在墙壁上留下一个灰尘细沙滚滚的大洞。  火麒麟送入的灵力令木蔚来在短时间内,身体的状况改善了不少。因此在黑色灵力袭来之时,他举掌相迎,与那股灵力拍个正着。  砰的一声巨响,像礼炮一样响彻了整个皇宫。  厢房被两个气流爆破时产生的巨大能量震得几乎崩塌。瓦砾纷纷砸落。整个房间里,都浮满了灰蒙蒙的尘粒。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焦灼的刺激性气味。  木蔚来担心火麒麟被自己震伤,吃力地站起来,想走出厢房。一道黑影从窗外掠入,同时又迅速向木蔚来击出两掌。这两掌的威力不亚于刚才那一掌。如果硬接,这两掌的力量加起来,估计这后殿就要彻底倒塌了!木蔚来依然举掌相迎,但这一回,他没有使用魔力去抵抗这两掌的灵力,而是以刚才接收火麒麟灵力的方法,将那两掌的灵力用魔气吸纳,同化,归入**,成为自己能量的一部分。  那黑影见得两掌之力被木蔚来化解得无影无踪惊愕了一下,随即又连轮出击。  尘埃落定,木蔚来才看清那黑影原来曼儿!狭窄的空间不宜打斗,他一提气,从跃出窗外。曼儿也紧跟了出去……  后殿的园子里,一白一黑两道影子在快速飞舞着。花花草草都低下头,生怕被那强大的气流削走。  “曼儿!为什么要这样做?”木蔚来闪避着曼儿的掌力之余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邪玄魔?”曼儿厉声问了一句。  木蔚来听罢,迟疑了一下,道:“我与邪玄魔的确关系密切。”  “哼!你浑身散发着邪恶的魔气,除了邪玄魔,还有谁能拥有这种魔气?不要再装了,就算你骗得了国王,骗得了凯哥哥,也骗不了我!受死吧!”曼儿一掌劈去,这回施放的是可开山劈石的黑色闪电!  眼看那闪电如猛兽饿龙般袭来,木蔚来不假思索,又举掌相迎。其实他完全可以闪避这道闪电,但是如果这道闪电真的劈了出来,着地必然会造成地动山摇的影响,到底又不知有多少百姓死于地震的房屋倒塌之中!  硬是将电流导入**,全体每一个细胞都像被刺痛着。他忍着气,用魔气消磨闪电的能量,渐渐融汇于身。在他身上,仍有逸出的电流地飞蹿,像黑色的小黑蛇般吞着电的毒舌。宽松的白衣被气流吹得膨胀鼓吹着。白色的烟雾从他身上蒸腾出来。他仍笔直地挺立着,黑色的眸子仍然倔强而有神采,仿佛这电流非但伤不了他,又平白为他增添了功力似的。  隐隐约约,那双黑色的眸子中闪烁着邪魅的的红光。魔之血眸突然闪现,木蔚来仰天长啸一声,曼儿施加在他身上的电量全部被吸收殆尽。当一道跳蹿的黑色电流熄灭后,木蔚来的眼睛又恢复了纯净的黑色。  “你到底是什么妖魔……”曼儿终于被木蔚来吓不敢再贸然进攻。  木蔚来见曼儿停下手,马上向火麒麟被撞飞的方向掠过。在一片被辗平的小树丛里,木蔚来找到了全身还在冒烟的火麒麟。火麒麟还维持着小狗般大小的形态。木蔚来双手将火麒麟抱起来,担扰地呼唤:“火麒麟,醒醒……”  火麒麟“呜呀”的一声睁开眼睛,道:“主人,不要担心!我没事!”。见被木蔚来当作宠物般抱着,那火麒麟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它好歹曾是叶神的座驾呀!可是,这种被宠溺着的感觉却出奇的好。火麒麟的心灵小小地动荡了一下,然后就完全沦陷了。贴贴伏伏地偎依在主人怀中,接受着如沐阳光般的爱抚。  原来它只不过是被魔气震晕了,没有受伤。木蔚来才放心下来,不由得将火麒麟抱得更紧。这只全心全意救自己神兽,反不慎被自己的魔气撞飞,他是内疚啊!  后殿的骚动,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很快,这个被灵力和魔气破坏得七零八乱的院子,就被皇宫的卫士包围。恒河和沙渡自然也赶到。  “蔚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与曼儿打起来啊?”恒河惊忧地向木蔚来走去。一直躲在角落偷看战况的津柯突然闪出来,挡在木蔚来和恒河之间。  “陛下,木蔚来是妖魔,您万万不可再接近他!”津柯紧张地说着。  恒河冷眉一皱,一手将津柯推开,走到木蔚来面前,缓了缓语气道:“蔚来,你没事吧?”  “我没事。”木蔚来平静地说着。  恒河回身过对仍惊魂未定的曼儿道:“神龙,我的这位朋友一向和善。不知他有哪里冒犯您的地方?我代他向您请罪。就请你们不要再打了好不好?”  “他……”曼儿咬着牙,到嘴边的话又吞回去。难道要她跟恒河说,自己打不过木蔚来这个大妖魔吗?  津柯又转回来,苦苦启奏:“陛下,刚才木蔚来与神龙对诀,属下明明看得清楚,那木蔚来拥有妖魔一般的血眸!他的确是妖魔!他接近陛下必定图谋不轨的,陛下一定要相信属下啊……”  恒河愤怒地骂津柯:“我不允许你再诽谤我的朋友!”  “陛下……”津柯委屈得不知如何是好。陛下一向英明神武,为何一与木蔚来的事牵扯上,就变得如此模糊了?原治哥哥就是因为得罪了木蔚来,被陛下处死的了。今日,津柯硬着头皮,就算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把心中的话说出来!  “陛下!是我请神龙曼儿与木蔚来交手的。为的,就是要试出木蔚来的底细。如今,真相已经一目了然。木蔚来是妖魔,这点神龙曼儿可以作证!”津柯振振有词地说着,不时用怨恨的目光扫视着一脸无奈茫然的木蔚来。  恒河听了大发雷霆,“津柯妖言惑众,罪无可恕。来了!将津柯拖下去,斩首视众!”  “这……”那些士兵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不知所措。津柯可是陛下身边的大红人啊!  “你们耳朵聋了?还是想造反?”恒河怒不可遏。  木蔚来向前走了一步,平静地看着气急败坏的恒河,缓缓道:“且慢!恒河,请你饶怒津柯。他这样做,只不过是想保护你,保护绿耶国的百姓。津柯说得没错。我的确是妖魔。”  “这个,我早就知道!人有善有恶,妖魔也如此。蔚来你从不害人,反而不断舍己救人。在我心中,你才是真正的英雄。”恒河热血沸腾地说着。半年前,老国王施计利用木蔚来的血令流星和月光复活,结果不断生灵涂碳,老国王连性命也赔上了。那时候,恒河就知道,有神龙相伴的木蔚来,不是人类。  “我不但是恶魔,还是酿成人间灾难的邪玄魔的儿子。”木蔚来又继续向前踏出一步,用平缓的语气说着。  恒河竭声道:“那又怎样!蔚来,你会跟我一样,大义灭亲的?对不对?你苦苦找寻玲珑壁,不就是为了对付邪玄魔吗?”  木蔚来凄凄地笑着点了点头,“没错。”  恒河郑重地宣布:“那就没问题了!我现在宣布,不管木蔚来的身世如何,他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任何不得做出危害他的事,否则杀无赦!”  在场所有的人都相相觑,几秒后才齐声呼应“谨遵圣旨!”  末毕,恒河冷扫战战兢兢的津柯一眼,漠然道:“津柯,这次看在蔚来份上,我就饶你一次。下次再犯,你的下场就会跟原治一样。就算你是我的护卫,我一样不会辜惜你的。”  恒河的一席话,久久地撼着木蔚来的心。他想不到,恒河可以如何毫无条件地信任他!人生有这样的朋友,也死而无憾。  感动的眼泪在他眼眶里打滚,但他掘强地抑制着。那双眼睛很快又恢复了清澈平静。  这场无谓的争斗,就这样平息了。在散退之前,木蔚来向恒河提出了建议,明早由他与曼儿、凯三人杀上玄山,消灭邪玄魔。见曼儿和凯答应了,恒河也没有异议,各人就回去厢房休息,等候明天一战的来临。  木蔚来抱着纯驯得如小绵羊似的小青兽,跟在宫人后面转移另一间厢房。原本的厢房在与曼儿的争斗中被破坏了,不能住人。  恒河在处理完朝政的事后,就马上过来找木蔚来促膝长谈。恒河关心的是木蔚来的身体恢复得如何,明天一战把握多大。幸亏吸收了火麒麟的灵力和曼儿灵力后木蔚来的身体已经好转了些,脸上看上去也不会苍白得像死人了。几句话蒙混带过,恒河也不再多心。至至明天一战,木蔚来却胸有成竹地给了恒河一个肯定的答案:“邪玄魔一定会被消灭,世间一定会变得太平。”  听了木蔚来的话,恒河才放下心头巨石。小小的忐忑不安还是有的。  “蔚来,以后还可以陪我下棋吗?”恒河突然激动地问了一句,好像一个向大人讨玩具的小孩子,既执着又天真。绿园的清逸事,是恒河这辈子以来快乐的回忆之一。他希望在和平的日子降临的时候,这回忆能再次变成现实。  “当然可以。”木蔚来微笑着回答,眼眸清澈得如一波清水。  恒河开心地笑了笑,发觉自己问了多少傻的一个问题。  明天一战,事必激烈。这一日一夜以来,大家都劳累了。恒河便不再打扰木蔚来休息,也就告退了。  恒河走后,偎依在木蔚来怀中火麒麟抬头望着木蔚来。木蔚来脸上挂着一抹淡定而平静的笑意,就像秋日里和暖的夕光。  火麒麟心头一扎的痛,觉得特沉重。不由得轻轻地问:“主人,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木蔚来轻轻拍了拍火麒麟,柔和地说着,“没有了呢……但我不认为,这个办法有什么不好。火麒麟,你会听我吩咐的,对不?”  火麒麟鞠了一下身子,铮然道:“是的,火麒麟永远听随主人的命令!”  “很好!不愧是我的火麒麟。”木蔚来灿然一笑,绚丽过层林尽染的河山。  火麒麟看得痴痴的醉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到长风山那群小妖为何会中毒如此之深!这个主,当真的让人揪心得不忍。  在这种温馨而有点伤感的奇妙气氛中,火麒麟也不是一味的沉沦。  “主人,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在了,长风山的妖怪们,会怎样?”火麒麟突然忧心地问了一句。  “他们仍会活得很好。”又是一个肯定的答案。  为什么,主人对任何事都如何有把握?火麒麟猜不透。  “我答应了别人很多的事情,总是做不到。我承认,自己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木蔚来一边抚着火麒麟的小背,一边淡淡地说着,“火麒麟,你不要学我。”轻淡的言语着,有种淡淡的伤感与无奈。  火麒麟又抬头望着木蔚来,不再作声。这一刻,火麒麟竟然流泪了……  读好书,请记住地址(http3qz  

广安癫痫专科
宁德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宜宾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

下一篇:密爱100天娇妻你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