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莲花山轶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50:56 编辑:笔名

清明节这天,天朦朦亮,二虎子便开车拉上好友长条两口子,前往莲花山去扫墓。  莲花山坐落在省城东南方,是一座方圆几十里的蛮荒之地,山势开阔,草木稀疏,因形似莲花,故名莲花山。山里人迹罕见,只有一放牧的老汉,在山坳里用碎石块垒了一座羊圈,经年累月地在山里放羊,算是山里的常驻人口。在城市还未兴起火葬之前,这里是逝者的安居之地,使这座贫瘠的大山有了一定的使用价值。于是每逢清明节,这里便热闹起来,祭奠的人们纷至前来,惊扰了山里的清净。  二虎子是出租车司机,用车自然是极为方便,长条与其说是他的好友,不如说是麻友更为贴切一些。其实长条并不是他的本名,只不过人长得像麻将牌里的条子,故被麻友们戏谑为长条。昨晚在麻将桌上,几个人闲聊起第二天要上山扫墓的事由,长条借机想搭二虎子的顺风车,此时的二虎子正是鸿运当头,手气壮得挡都挡不住,连连坐庄又打成了一副豪华七小对,赢了大把的钞票,豪气勃发,很爽快地答应了。  二虎子人高马大,是个头脑简单的粗人,为人还算仗义,也很孝顺,他爹去年没了,留下遗言,要土葬,这着实让二虎子犯了难,如今省城里早已严禁土葬,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弄到外地去路上盘查得也紧。二虎子在他爹的灵堂前守灵守了两天两夜,冥思苦想,愣是憋出了办法,到了第三天,他搞了一辆卡车,捎带上事先请好的风水先生,拉上他爹的棺材,稍事伪装,半夜里启程,人不知鬼不觉地上了莲花山,完成了他爹的遗愿。眼下又到了清明,他计划停上一天活,买了他爹生前爱吃的烧鸡,去给他爹上坟。至于长条,则是陪同媳妇给丈母娘扫墓,尽管他内心并不情愿,却身不由己必须得去,毕竟他惹不起屋里那位母夜叉。  莲花山距省城大约百十公里,不到九点,二虎子的车已经进山了。  初春的莲花山,没有一点春的气息,到处是裸露的岩石和黄沙,偶尔也能看见枯黄的骆驼刺和马莲草,极尽荒凉和冷清,只有肆虐的山风在空旷的山谷里横冲直闯,尽情地发挥着鬼斧神工般地魔力。山里没有像样的路,只能沿着一条干涸的泄洪河道缓缓行驶,遇到沟沟坎坎,坐在后面的长条两口子被颠簸得上串下跳,难免大呼小叫一番,如此数次,二虎子有点恼了,骂道:“长条,你他娘的叫春也不挑个时辰,叫的老子心烦。”长条媳妇断不是个省油的灯,搁在平时,早就火冒三丈,拉开架势骂娘了,可如今有求于二虎子,只能撇了撇嘴,强咽下这口窝囊气。长条倒是乖巧之人,并没有计较,干笑了两声,点了一支烟,殷勤地递给了二虎子。  车子在山里走了约一个时辰,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一个山势平缓的坡地,前有干涸的河床,背倚旗形山峰,算是梵界的风水宝地,自然成了墓葬的集中区域。二虎子爹的墓地在坡前,长条岳母的墓地在坡后。二虎子把车停稳,回头对长条两口子说:“你们就在车里等着,俺先去给俺爹上坟,完事再把你们送到后面去。”说完提着祭品下了车,长条媳妇显然还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她斜楞着眼睛看着二虎子笨拙的渐行渐远的背影,扭了扭肥硕的屁股,啐道:“看把他日能的,德行,呸!”  二虎子来到他爹的坟圈入口处,按当地人的祭奠习俗燃放了一支爆竹,那清脆的爆炸声在空旷的山谷里显得异常响亮,回音余余。然后就是摆放贡品,进香烧纸,行三叩九拜之礼,尤其是他买的烧鸡,恭恭敬敬地摆放在显眼之处,一阵风袭来,香气扑鼻。来的路上他原打算顺便清除他爹坟头上的草,现实情况是山上风沙大,又干旱少雨,根本无草可除。面对他爹的坟头,少不得抹上几把眼泪,说些感恩怀念之言。事毕,默然地下了坡,来到车前,见长条站在车外等他。  长条说:“俺的打火机坏了,想抽烟没火,借你的用用。”  二虎子一摸口袋,他的打火机也不见了,肯定是刚才烧纸时落在了坟地上,说:“你等等,俺回去取。”  长条说:“反正俺这阵子也没啥事儿,不如随你去溜溜。”  二人一同返回坟地,二虎子毫不费力地找到了打火机,抬眼看看他爹的坟头,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长条吓了一跳,忙问:“咋啦?”  二虎子手指着坟头,直眉瞪眼地说:“鸡,鸡没了。”原来前后不过半个时辰的光景,供奉在坟前的那只硕大的烧鸡竟然不翼而飞了。二虎子扑通一声跪在坟前,搂头便拜,头像捣蒜一样捣个不停,带着哭腔说:“爹,俺知道你爱吃鸡,但你老人家慢点吃,千万别噎着了。”长条闻听此言,顿时觉的毛骨悚然,头皮发麻,腿杆子乱颤,后脊背上飕飕地直冒凉风,难道是死人显灵了。他乍着胆子草草环视了周围,在这不毛之地,除了不远处一座残破的羊圈外,连一只飞鸟都没有,真是邪了门了,这只烧鸡失踪的实在是蹊跷。  一直到长条两口子给岳母上坟,长条才从刚才的惊悸中回过神儿来,他是越思摸越觉得有趣儿。长条媳妇正在给老娘磕头,忽听得身边传来吃吃的笑声,扭脸一看,见长条正捂着嘴偷笑,不禁勃然大怒,伸手扯住长条的耳朵骂道:“好你个驴日的,给俺娘上坟你还敢笑,找死呀。”长条急忙摆手解释,把刚才经历过的事儿绘声绘色地讲给媳妇听,长条媳妇一开始还有点不耐烦,继而来了兴致,尤其是二虎子说的话,真是经典的不能再经典,终于憋不住,顾不得忠孝两全了,扑哧一下笑出声儿来。  只听得长条在一旁摇头晃脑自言自语:“俺终于知道了那只烧鸡的下落。”  长条媳妇忙问:“究竟是咋回事?你快说。”  长条依旧是摇摇头,故作神秘地说:“天机不可泄露。”  长条媳妇嗔怒道:“看把你日能的,德行,呸!”  从莲花山回来后,好几天内,这件事成了麻友们桌上津津乐道的笑料,当然,是在二虎子不在场的情况下。 共 217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研究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医院
羊角疯病哪里治的对照好

上一篇:翠绿的山1

下一篇:舍也快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