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末世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6-25 07:51:12 编辑:笔名

此时,大楼里的十五层。有)★意)★思)★书)★院)潘文昌背靠着一扇大门,无力地跌坐在地板上,看着自己刀锋般尖利的指尖,丧尸的嗜血本能和作为人类时候的记忆在他的脑海中不停地交汇碰撞,他的眼神也随之时而清明,时而赤红。他回忆起小时候次发现异能时的惊奇,慢慢习惯异能以后的那份自傲,被周围人排斥又惧怕着的孤单,被招进部门后与队友间一起训练出任务的紧张,与同类人群在一起的那份交融与体谅,仿佛前半生都在眼前重演。甚至每一个细节。他还记得那只叫阿黑的老猫,那是他少年时期的玩伴,虽然它已经年迈到上颚的门牙都全部没有了,一天中的大半时间都在睡觉,可它醒着的时间又总是孤单自傲着,和年少的自己那么相像,在陪伴了自己孤单的几年后,它终于老死了。他又想起自己的父母,他也可以依稀记起幼时父母对自己的宠爱,父亲坚实的肩膀,母亲温暖的怀抱。直到,他们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他们竭力想表现得一如往常,可是眼神中还是透露出了和其他人看自己时候一样的目光,是看待异类的目光。虽然他们带着他搬到了另一座城市,教他要隐藏自己的与众不同,像正常人一样活着,可是父母那份试图依旧接受自己的决心,也终于在弟弟的降生后瓦解了。一个正常些的孩子,才会让他们有更多为人父母的代入感。他还想起经常在放学路上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她的脸上有一块很大的胎记,让她变成被孤立的小孩,他总觉得他们有很多的相似处,所以偶尔会和她聊几句,他记不清她的名字了,但是他还记得她也喜欢猫,她也有一只黑色的猫,不过是一只小猫。他又记起部门的人发现他后,要把他带走时的那天傍晚。那些前辈跟父母聊了并不久,父母就欣然同意了他们的建议,他有时甚至想,父母可能都没有确认过那些前辈的身份,只是急于把自己送走吧,因为在那个夕阳火红的映衬下,他分明看到了父母脸上的一丝愧疚,和更多的解脱。后来的日子变得轻松了许多,虽然一些高强度的训练,和一群孤傲的人之间的不和谐都是在所难免的,但是可以和同类的人在一起,心里总感觉还是好受多了。他也曾偷偷暗恋过自己的一位教练,那是一个很清高优雅的女人,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眸,也有一颗充满风情的眼尾痣。他更喜欢她的声音,她的声音总是温柔绵软的,语气节奏也是轻柔舒缓的,就算发怒时,也毫不尖厉。当然,这是暗恋,所有的喜欢就偷偷地藏在了心里,他和她之间,还有很远的距离。一点点摩擦的声音扰乱了他的思绪,他没有想去看一眼的**,飘进鼻子里的味道让他知道门外是几只丧尸,之前那还是他的死对头,现在嘛,他又看了一次自己已经不能称之为手的尖爪,爪尖上还有残留的人血,或许现在丧尸才是他的同类了。对面的地板上横躺着一个女人,胸膛处的空洞是他刚才的杰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不受控制的状态时对人类的心脏情有独钟,或许是曾经的骄傲不允许他像普通丧尸一样饥不择食?他不知道,但是应该是这些还温热的血液吸引了门外的丧尸过来。他继续坐在门后,并不想放门外的那几个低级货进来,不管是丧尸或人类,他现在都不想面对。他现在算什么?有人类记忆的进化者丧尸?他感到胸膛中翻滚着不可抑制的嘲笑声,他似乎又变成回了那个不容于常的个体。门外的家伙们却不依不饶,他已经可以清楚感应到门的颤动,一种被侵犯的愤怒感陡然而生,眼前变为赤红色,他的意识就是清楚丧尸的本能又控制了自己......-------------------------------------------------------------------------------------顶楼。张小草将几张合照塞进包里内侧边的口袋,然后吁出一口长气,拉上了行李包的拉链,抬头望向一边脸色依旧苍白的韩菀菀,后者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门。吴帆等人已经在门外等候着,看到她们出来连忙接过了行李,张小草腾出手来搀扶着韩菀菀,几人无声的朝着楼梯间的方向走去。走廊的前后也零星的有居住在这个楼层没有出任务的异能者从房门走出,同样去往楼梯间的方向。在这栋大楼的每一个还有活人的楼层,这样的事情同时上演,人们朝着或是电梯或是楼梯的方向而去。因为就在几分钟前,他们同时收到了来自二楼陈薇的警报,所有人群立刻向地下训练场集合,红色等级的警告让所有人都顺从地执行了这个命令,一些往窗外楼下看过的人更是加速了这个过程。武装无负伤人员和体力好的人尽量使用楼梯通道,而几部电梯则改为二楼控制台控制,通过监控决定停留的楼层,尽量供给给老弱妇残,和一些必须转移的物资使用。压抑的气氛感染了所有人,一切行动都在无声中进行着。张小草几个人已经跑下了许多楼层,前后的人越来越多,每隔几层也开始有异能者小队的人来维持着秩序,无力的韩菀菀被吴帆背起,大家继续下行着。偶尔会有丧尸追逐着人或被吸引而跑到楼道,很快又被异能者们缠住或消灭,路过的武装人员也会帮一下忙,连张小草等人也出了几次手,被骚扰的人群移动地却更快了。越是往下,那种沉重的压迫感越发强烈,加上从顶楼跑下的体能消耗,张小草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着,一直维持到他们跑到二楼,人群的移动速度陡然减慢。由于要大量异能者守住一楼的楼梯间门口防止怪物进入,经过一楼时可移动的空间一下变狭窄了,大批人员被堵在二楼等待。楼外的怪物们却等不住了。一只巨爪拍在了旁边一只巨大黑蛇的蛇身上,黑蛇被拍的翻滚了几周才停下,却不敢回头望一眼,冰冷的目光只能看向前方的建筑。它甩了甩蛇尾,张着缺了一颗牙的大嘴,向着变得安静的楼门再次滑去。(未完待续。)

白城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佳木斯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沈阳治牛皮癣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