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晋王今天和离了吗

发布时间:2019-06-26 07:25:34 编辑:笔名

萧祺然不敢想下去。の杂ζ志ζ虫の“王妃?”他轻轻摇了摇顾七七,“别睡了,起来陪我玩。”“唔……”顾七七不满的揉了揉眼,打着哈欠,“大晚上的玩什么呀……睡吧……”可天已经大亮。萧祺然不忍说出实情,看顾七七百无赖聊的歪在枕头上眨眼,只感觉喉咙口堵着什么般难受。“七七……”他低声唤。顾七七听出他声音不对劲,疑惑的撑起身子:“殿下,你怎么了?”萧祺然哑声:“没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顾七七摇头。“眼睛呢?昨天不是说不舒服?”萧祺然又问。“也好了呢,没不舒服。”提起这个顾七七还有些开心,好看的杏眼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她知足的笑容像是一把刀狠狠扎在萧祺然的身上,他的眼眶猝然就红了。萧祺然深吸一口气,把还要躺回去睡的顾七七拉起来:“别睡了,我们回京。”“天还没亮呢。”顾七七不解。“赶夜路。”萧祺然拽着顾七七起身。听他兵荒马乱的动静,顾七七更加疑惑:“殿下您点个灯呀……黑黢黢的别摔着了……”萧祺然发红的眼眶中似有泪水打转。“庄上人节省,灯油没了,凑合吧。”他不忍告诉顾七七真相,随口扯了个谎。顾七七隐隐觉得什么不对劲,可一时又想不起来:“让糖浆再去要点灯油吧。乌漆嘛黑的,我看不见嘛。”萧祺然的心抽搐的厉害。他拿着顾七七的衣服走到床边,一边给她穿衣一边说:“小丫鬟昨天受了惊,你不是说让她多睡会儿?天黑着,看不见正常。”“那殿下怎么看得见?”萧祺然动作一顿,忍着眼角的难受,以一贯跋扈的语气告诉顾七七:“谁让本王天赋异禀呢?”顾七七虽然才跟萧祺然成婚没多久,但她细心,平时也没瞧出来萧祺然能夜视。她伸开双臂任由萧祺然摆弄,感觉到衣服应该被穿好了,心里涌起一股不安。脑海中骤然闪过一道光亮,顾七七白了脸,面色仓皇:“殿下……我……该不会是瞎了吧……”萧祺然神色一窒,故作轻松道:“胡说什么,好好的怎么会瞎?就是天还黑着,天亮就好了。”刚刚听着还没什么,可现在顾七七自己察觉到了问题,更加惊慌。她慌乱抓住萧祺然手:“殿下,您跟我说实话吧……我害怕……”“别胡想。”萧祺然低头在她额角吻了一下,想要宽慰顾七七,可怀里的人身子更加僵硬。聪慧如她,只要发现了苗头,压根儿就瞒不住。顾七七的眼泪唰唰流下来。她看不见了……“殿下……”她低声呜咽,还拼命想要忍住眼泪,“我怎么会看不见……现在什么时辰……你告诉我吧……我不怕的……不怕……我知道天亮了……”萧祺然隐忍着为她擦去流不断的眼泪,哑声宽慰顾七七:“我们回去看太医,眼睛一定会好的。”顾七七哽咽着点头。天光大亮下,晋王府的人简装速行,疾驰而奔。萧祺然抱着顾七七骑在逐风背上,一马当先,将其余侍卫远远甩在身后。“七七不哭,会好的。”他一边策马一边安慰顾七七,就怕这丫头原本眼睛就不好,哭了导致情况恶化。顾七七也明白这个道理,她已经努力在忍眼泪了,可就是忍不住。她实在太害怕了。要是以后都看不见了,她怎么办……姨娘怎么办……还有萧祺然……想到这里,她紧紧抱住萧祺然,整个人都窝在萧祺然怀中,生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她身材娇小,原本就长得人畜无害,如今哭红了眼,楚楚可怜的窝在萧祺然怀中,更是令他心疼。侍卫昨晚连夜请来的太医在路上和他们相遇,立刻查看了顾七七的情况:“殿下……王妃是被浓烟熏坏了眼睛……”“先治好。”萧祺然吩咐。太医满头大汗:“这臣不好说……”萧祺然猛地挥落桌上的茶盏。顾七七被吓了一大跳,整张脸更加苍白。萧祺然抱住她,轻声安慰:“没事,别怕。这个不行,咱们换一个太医。那么多太医,本王就不信各个都是吃白饭的!”“嗯……”顾七七坚强的点点头。萧祺然一回京就将整个太医院的人都请去了晋王府,太医们商议半天,勉强给顾七七开了几帖内服外用的药,但谁也不敢打包票顾七七一定会好。顾七七怕眼睛真的好不了,总是一边哭一边努力忍眼泪,看得萧祺然的心生疼生疼。“我已经派人出去寻找名医,一定能治好你。你这病来得急,说不定去的也快,指不定哪天起来就有好了。”他柔声安慰顾七七,再没了之前捉弄顾七七时的张狂,像极了一个深爱妻子的丈夫。顾七七一向都是知足常乐的人,萧祺然这么说,她也不敢往坏处去想。每天乖乖吃药、按时拿药包敷眼睛,就盼哪一天眼睛就好了。萧祺然不再每天都往外跑,每日除了必须处理的事,他大多时间都在陪顾七七。顾七七眼睛看不见,不能继续看书、刺绣,他就找了会口技的艺人来给顾七七说笑解闷。然而晋王妃瞎了的消息还是跟长翅膀一样飞了出去,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整个京城都知道了这事。倒是顾七七这个当事人因为被萧祺然保护的很好,还以为知道的人不多。这一日又将一个说是来给王妃看病,实际是来晋王府混银子的江湖骗子送进大牢,帝后忽然宣萧祺然进宫。“本王没空。”萧祺然认真翻看手上的医术,头也不抬。宫里来传旨的小太监异常为难:“殿下,皇上皇后是为了王妃的眼疾请您进宫。”萧祺然蹙眉。之前帝后已经问过他这件事,皇后为了不让顾七七这么快就成为一颗废棋,倒是真心实意派人为她诊治过,奈何没用。如今顾七七也没有起色,怎么又宣他进宫?见他有所迟疑,小太监机灵的说:“许是有了医治王妃的法子?”萧祺然深深瞥了眼他,丢下书,衣服也不换便急匆匆进宫。他虽然不相信小太监的话,但也不愿放弃任何一个可能。然而入宫没多久,萧祺然的脸就黑了。皇后抹着眼泪跟皇帝哭诉:“七七那孩子福薄,叫歹人害成了瞎子,臣妾这个做姑母的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可臣妾不仅仅是七七的姑母,也是老五的母亲……老五多好一孩子,臣妾实在舍不得让七七拖累他啊!”萧祺然有种不妙的预感。皇后哭得声泪俱下,“七七如今这眼疾好不了,已经是七出之一。可老五还年轻,不能让他也跟着受苦。皇上,臣妾想还是让两个孩子和离吧!”萧祺然脸色铁青。要他们成婚的是她,如今一句话就要他们和离的也是她!皇帝爱面子,顾七七更是跟着萧祺然出门才导致眼盲,要因为这就休妻,显得皇家不仁不义。萧祺然知道他不会答应,也没就急着反驳。皇帝果然面色凝重:“这不妥。两孩子才成婚多久,怎么能这么快就休妻?”皇后体贴的又说,“臣妾明白皇上的顾虑,可这话由臣妾说便不会有人说闲话。臣妾是七七姑母,是她娘家人。不是老五不要七七,是七七不想拖累老五,主动下堂。和离后,七七治病吃药生活起居一应还由老五出,外面人非但不会说老五无情无义,反倒各个还会夸他。”皇帝有些动摇。堂堂亲王正妻是一个瞎子,的确不像话。他本想先等个两年,若是能医治那,若是不成,晋王府好吃好喝养了她这么久,再休妻也占理。但皇后说的也有道理。“你的意思呢?”他问萧祺然。萧祺然语气讥讽:“成婚没几月就和离,以后怕是没人愿意嫁给我了吧?”皇后忙说:“有的有的。咱们老五相貌堂堂,谁家姑娘不喜欢?”“那也是个二婚头,好人家的姑娘谁愿意?”萧祺然白了眼她,心想顾七七就算一辈子看不见,他也就认这么一个王妃。“七七家里还有个妹妹,就比她小两个月,还是大夫人生的嫡女。自古就有姐妹同嫁一夫,七七回娘家后,不如就将她妹妹许配给老五吧。”皇后又说。“丞相府的千金都嫁不出去了吗?非要往我府里塞?”萧祺然没好气的呛回去。皇后委屈:“皇上,臣妾这都是为了老五着想。他怕二婚没好人家愿意,相府的姑娘难道不算好人家的吗?”萧祺然嘁了一声。皇后更加委屈,“七七一个瞎子,怎堪晋王妃重任?现在还没有孩子,往后要有了孩子再和离,那不是也害了孩子?”皇帝莫名想起什么,心中咯噔一声。他下意识望向萧祺然,见他还是一副不领情的模样,并无异色,稍稍放心。过来人的经验让他怕萧祺然真在这个节骨眼上弄出人命,往后再多一个小冤家搅得家宅不宁,当机立断:“既是如此,那便先和离吧。”

安康专治癫痫
景德镇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汕头牛皮癣的医院

上一篇:神奇宝贝GO

下一篇:网游之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