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水龍吟老來曾識淵明辛棄疾宋詞賞析

发布时间:2020-01-10 12:49:54 编辑:笔名

水龙吟

老来曾识渊明,梦中一见参差是觉来幽恨,停觞不御,欲歌还止白发西风,折腰五斗,不应堪此问北窗高卧,东篱自醉,应别有,归来意

须信此翁未死,到如今凛然生气吾侪心事,古今长在,高山流水富贵他年,直饶未免,也应无味甚东山何事,当时也道,为苍生起

【赏析】

辛弃疾自青少年时代起,就饱经战乱之苦,立志抗金,恢复中原,他的词也以激越豪放而著称但是在这首《水龙吟》中所反映出来的思想,却引归耕隐居的陶渊明为知己,未免有点消极之所以如此,与他的遭际有着密切的关系据学者考证,此词约作于公元1194年(光宗绍熙五年),那年辛弃疾已经五十五岁,秋天又被罢官,于是感伤世事人生,不免慨叹

此词上片开头就说:老来曾识渊明,梦中一见参差是句法就有点特别陶渊明与作者,本来志趣不同,性格各异,而作者却说他们已有了神交,并在梦中见过面了这对一般读者来说,不能不感到突兀、惊诧,从而也就有可能构成一个强烈的印象,令人玩味老来二字是特指,说明作者驱驰战马、奔波疆场或是筹划抗金、收复故土的年轻时代,与脱离尘嚣、回归自然的陶渊明是无缘的,而只有在他受到压抑与排斥,壮志难酬的老年时代,才有机会相识渊明这个开头,对读者来说既有些突然,又让人感到十分自然而作者也以平静的语气叙述,益发显得深沉接下去的觉来幽恨,停觞不御,欲歌还止三句,直接抒写作者心中的沉痛心情心头之恨是如此沉重,竟使得作者酒也不饮,歌也不唱这是为什么?作者作了回答:一个白发老翁怎能在西风萧瑟中为五斗米折腰!但是,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词的下片紧随前文,并作了更深入的回答:悔恨东山再起!先讲陶渊明的精神、人格和事业都是永在的,而且仍凛然有生气,和现实是相通的懔然生气一句,这里暗用《世说新语品藻》廉颇、蔺相如虽千载上死人,懔懔恒如有生气的语言以赞渊明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作者紧跟着又用了高山流水的典故,来说明他同渊明之间是千古知音这知音就在于对富贵他年所持的态度接下去富贵他年,直饶未免,也应无味三句,引用了东晋谢安的故事据《世说新语排调篇》记载:谢安在东山居布衣时,兄弟已有富贵者,翕集家门,倾动人物刘夫人戏谓安曰:大丈夫不当如此乎?谢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说明即使他年不免于富贵显达,也是没有意思的结语甚东山何事三句用的仍然是谢安的事,同书又记载:谢公在东山,朝命屡降而不动后出为桓宣武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出瞻送高灵时为中丞,亦往相祖先时多少饮酒,因倚如醉,戏曰:卿屡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今亦苍生将如卿何?谢笑而不答很显然,从作者到陶渊明,又从陶渊明到谢安,或富贵显达,或归田隐居,或空怀壮志,虽处境各不相同,但其实一样,都没有什么意义这是英雄的悲叹

与辛弃疾其他一些诗词中所反映出来的豪情壮志不同,在这首词中,作者已没有要挽银河仙浪,西北洗胡沙(《水调歌头》),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贺新郎》)那种壮志、激越慷慨的感情,而是把一切都看得如此闲淡无谓,如此的不屑一顾,这绝不是作者的本意,而是作者对现实政治的失望与哀叹,是时代的悲剧

防城港治疗男科医院
产后吃什么瘦身快
怀化治疗癫痫病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