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海蓝小说恍如昨日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55:31 编辑:笔名

我和哥哥的家坐落在山腰处,屋后就是大片大片的落叶松林,秋天一至,辉煌璀璨。挨着我家的还有小炘、谚儿的茅屋,北谦、北璃、习卿的竹舍。潇辞是后搬过来的,那时恰临深秋,他的一间茅屋被秋风张狂地吹得支离破碎,哥哥见他可怜,让他住在我家,一住,就是八年。  认识锦彻,也就是后来的我的师父时,我十岁。  那个时候我只知道山顶上有一个猎户,名唤锦彻,武功高强,容颜俊美倾世。  那个时候北璃正生着重病,需要长期服用山顶南坡的九朝天、北坡的五素雪两味草药才能医好。山顶的南坡有毒蛇,见血封喉的那种。而北坡,没什么危险。哥哥是神医,那一点小毒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所以每天都是他去南坡采九朝天,北谦去北坡采五素雪,已有一个月之久,北璃的病,眼见就要好了。  那天早上,日上三竿了,我睡眼朦胧地从厚厚的棉被中爬起来,换好衣服,就听到隔壁哥哥和北谦的争吵声。按理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出发了。推开沉重的大门,两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我,仍在继续没完没了的争吵。我轻轻咳了一声试图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说,哥,北谦,你们怎么还没走啊,北璃的病还没好呢。  回你屋练字去!小小丫头少在这里捣乱!哥哥突然怒吼一声,我的身子一抖,他却浑然未觉,仍怒气冲冲地说,北璃死活关我们什么事,战国策看完了吗?兵书背下来来吗?射箭能做到百发百中了吗?  我摇摇头,又猛地地瑟缩了一下。  那还不快回去!哥哥突然怒吼。  北谦阻止道,男人之间的事,别牵扯到陵儿。  她是我妹妹,用不着你插话!哥哥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神色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怒火和紧张。他们又开始争吵,再次将我无视。我噙着眼泪走出房间,为他们重重地关上门,同时听到了北璃的咳嗽声。  小小丫头少在这里捣乱!  我似乎又听到了这句话。这是我讨厌的一句话了。我狠狠瞪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里面的战火似乎越燃越旺,而另一扇门后,北璃的咳嗽声也有加剧的趋势。  北璃死活关我们什么事!  我突然感到惊惶,哥哥难道忘记了,六年前是谁收留下我们了吗?我迅速返回屋子,换了一身练骑射时的男装,背上雕弓,挂上箭袋,跨上骏马,准备独自去采药。我知道,北璃的病,停药一天就会前功尽弃。  在树林边就遇见了习卿。她听出我要独自去采药的意思后,也要求同去。我欣然点头。  在路上,她问我,是去南坡还是去北坡。我说,你北我南,我习过武的。  看得出来,习卿犹豫了一会就同意了。  我没想到我会迷路。更没想到我会碰上传说中的毒蛇。当毒蛇咬到我腿上时,我用手划过天际,为哥哥祈佑,希望他能够在这座安静祥和的大山中,平安终老。  灯火朦胧,这就是传说中的地府啊,我想,如果一会阎王爷要问我我想投生到哪里的话,我一定毫不犹豫地说,夭山太守家。然后等我长到五六岁,就离家出走,回到夭山,我和哥哥的家。也许那个时候哥哥已经娶妻生子了,他还能不能认得出来我了呢?  有苦涩的汁液灌进我嘴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孟婆汤?我一口吐了出来,我才不要喝孟婆汤,我才不要失去记忆,那样的话,我就找不到哥哥了。  “喂,你到底喝不喝,不喝死了别怪我啊。”一道清朗的男声传来。不喝死了别怪我?我才不会天真到以为是阎王爷在和我说话呢!我估计,大概是山里的猎户把我给救了吧。想到我可以不用重活一次就可以见到哥哥,我闭着眼点点头,说,我喝。  好长好长的一觉,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似乎又梦到父皇和母后了,还有颢弟甜甜地叫我姐姐。  陵儿。陵儿。陵儿……  睁开眼睛,是哥哥和潇辞,还有哭得眼睛红红的习卿。远处,站着一个俊美的少年。  哥……北璃还好么?  好。潇辞那天其实已经去帮她采药了。  看来我添乱了。我无奈地笑笑,走到少年身前,问,你是锦彻?  是啊。  我拜你为师吧,你教我骑射和毒术。我望着他。  好。锦彻干脆地答应了。  我笑了,觉得自己很幸运。第二天,师父就搬到了我和哥哥的房子旁边。于是,夭山中总回响着一些声音:陵梓,把为师的折扇拿来。陵梓,给为师拿点点心来。陵梓,你先慢慢练着,为师先睡一觉。  我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不是拜师,而是把自己给卖为奴隶。为此,哥哥常和师父吵架,可如今想来,那段日子,竟是我一生中快乐的时光。 共 16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前列腺脓肿是什么病症呢
昆明治癫痫
云南癫痫病治疗医院

上一篇:人生31

下一篇:垠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