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轻舞商品姑娘的下场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8:51:03 编辑:笔名

谷一金夫妻二人接到了通知,他们已经哭成了泪人。他们的女儿谷萍就要走了,人间生活的日子倒计时了。他老两口哭啊哭,可是这悲惨的哭声也挽救不了他们如花似玉年轻女儿的生命。老夫妻立即起程,来到了女儿关押的监狱,在监狱领导的许可下,一家三口见面了。相见之处,玻璃隔着,只看得见身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父母女儿都哭成了泪人。狱警对他们说:“时间是有限的,你们还是要把要说的道别话讲出来吧!”  谷萍拿起了话筒,她用手抹着眼泪向父母讲话了。    一、大款新郎丑也“帅”  金钱这东西,有了它就可以改变许多事物,使人幸福,也会使人痛苦,可以带来光明,也会走向黑暗……  她,一个美丽的姑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能看穿千万座群山,那眉毛不用做作,自然的柳叶眉毛比做作的更加美丽,说话常常一个哈哈笑,露出她那整齐白如玉的牙齿,哪里有了她哪里就有了欢乐。  这位姑娘的名字叫谷萍,家就住在西山脚下一个小村子里。父母就只生育了她这么一个独女儿,从小把女儿当心肝宝贝来养育,视如掌上明珠。  谷萍已经二十来岁了,高中毕业的她也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父母不允许女儿外出打工,主要是怕她在外省耍朋友,目的是要留住女儿在本地耍朋友,招一个上门女婿,来继承家业,夫妇老了有人瞻养。所以把女儿留在了家里,整天守着那村口路旁的副食小店。  招女婿,谷一金也有条件的,自己女儿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她长相迷人,许多人都说是她美得是天上的仙姑下凡来。父母个条件就是要小伙子有钱。这样的要求,虽然媒人的脚踏破了谷萍家门槛,都由于她父母起价太高太高,订婚要订婚礼物,什么金项链,金戒指……当然这些礼物也不就是一两万元,可是还要订婚礼金,开口也是上万元,定婚就这样,结婚没有十万八万婚事就罢休。这样的条件,使得谷萍的婚事总是难成功,一个又一个小伙子家就是没种上摇钱树,总是没有富裕到那个程度,那些真正的富裕之家的小伙子就是与谷萍无缘分。这样的要求许多小伙子在金钱这一关上就分手了。谷萍的婚事就这样一拖再拖,她成了二十好几的大龄姑娘了。  在谷萍村里,有一对双胞胎弟兄,哥哥叫王海,弟弟叫王洋。这弟兄俩与谷萍是同年生人,因他们父母生病多年才病逝,病中医治双亲花费了很多钱,留下了一个贫困的家庭。王海、王洋、谷萍都是在一起上学,一起在村子里长大的。王海长得又黑又矮,憨厚老实,显得傻痴痴的。弟弟王洋长得俊,嘴巴讲出话来也受人听,谷萍从内心里暗恋上了王洋,都因其家庭贫穷,过不了父母这一关。王洋多次向谷萍求爱,谷萍知道父母不会同意与这穷娃娃结婚的,他一次又一次求爱都没有使谷萍点头。  王洋望着自己这一贫如洗的家外出打工去了。  王洋出去两年后的一天,一辆小车开到了谷萍店门前停下,车上下来的不是别人,就是在外省打工发了财的王海、王洋两弟兄。两弟兄还带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谷萍喜笑颜开,迎接他们在小店里坐了下来。一副大款派头的王家两兄弟,有车了,有钱了,据说钱是源于王海买彩票中了大奖,中了几千万啊!王海中了大奖,弟弟也沾了光,弟弟长得帅,加之哥哥王海金钱上的帮助,所以就有了这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做媳妇。王海再有钱,就是婚事得罪了月老,他仍然孤单一人。  有了钱的王家兄弟,就不在那破屋里住了,没有两天时间就在镇上买了房子,整天车去车来,与亲朋好友在大餐馆酒桌上相聚。这王海成了众人都夸的能人。媒人来谈婚事了,这姑娘是谁呢?就是谷萍啊!金钱使王海变了一个人,长得矮的他好像一下子也就长高了,长得面黑的他也似乎变成了白净面皮,不善言辞的他大家都说他稳重、诚实,真是乌龟有肉在肚内。这小伙有了钱在众人眼里都变成了帅哥,变成了一个很能干的高智商人。  有了钱的王海就成了王家的女婿,成了谷萍的丈夫,结婚那天十分热闹,穿着婚纱的王萍更显得美丽动人,就像百花丛中的牡丹那么鲜艳。有的贺喜来宾背地里议论:  “这姑娘东挑西挑,挑到个‘武大郎’……”  “好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有人答道:“他(王海)八字好啊,生就富贵命,买彩票中了大奖,这一生万事不愁,坐享荣华……”  有钱的王海成了王家女婿,他光结婚就花费了上十万,买房又花了几十万,真是有了钱就能改变一切啊!      二、弟弟道出大款真相  王海留在家里陪新娘子,弟弟王洋又要外出打工了。宴聚送行,宴中王海对弟弟说:“只有今世兄弟,二世兄弟不能。哥把这辆小车送给你,你就在外安心打工吧。”  王海就这一句话,就把这新轿车送给了他的弟弟,在场的王海岳父母在场,虽然没有插言阻止,但内心还是对女婿想阻挡,就是无法说出口。在场的人们都羡慕发了财有钱的王海。  王海把车送给了弟弟,新娘子谷萍在洞房里闹了好几天,王海说:“就一辆车嘛!我们再去买一辆吧。”  半年以后,王洋从外省回来了,也没把车开回来,那花枝招展的媳妇也没有带回来。一看就知,王洋紧锁双眉,一脸愁容,心事重重。他来到做了上门女婿的哥哥家中。哥哥和谷萍婚后并不幸福,这中了大奖的王海就是不把存款交给老婆,老婆多次请求都无效。老婆要求看一眼存款单或银行折子、银行卡,王海实在推不下去了,把银行卡交出来,谷萍一查卡里只有几百元。气得王萍又哭又闹。这王海在谷家又变成了矮子,又变成了牛粪脸,又变成了一个傻子。本是是王海买的房子,谷家却在吵闹中好几次夜晚把王海掀出了家门,并恶狠狠地说:“你中奖那几千万元不交到我手里,肚子里的孩子就去引产处理掉。”  王海瞪着大眼,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着再等两月自己就要当爸爸了,他听到老婆要去把孩子引产,他摇头又摇头。  谷萍看着这个呆头呆脑的丈夫在摇头,她又是怎么理解的呢?她认为这个痴呆老公有了钱,自己说的吓唬话可以使他把钱拿出来挽回孩子生命,这摇头就代表老婆去引产也不在乎的样子。  谷萍又恶狠狠地说:“你想得太美,我会轻易把肚中的孩子引产处理掉?没有了孩子,有了钱的你又会去娶乖老婆。你如果不把钱交出来,小心你的狗命。”她怒吼到这里把房门一关。  这王海也只好在外受冷了,在走廊上任凭寒风吹打,因为他这个人说不出多少话来。  王洋回来,来到谷家,向谷家说:“我哥哥没有中什么大奖。真正中奖的是我,哥哥结婚和买房子都是借的我的钱。”他说完摸出王海签字按手印的借条给大家看。  谷家惊呆了,原来是这样的,在场的王海也沉默认可。这个王洋才是有钱的大款啊!才是真正的帅小伙啊!这下子真正认识到上当了,好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王洋说:“哥哥,嫂嫂,你们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成了夫妻你们就好好过日子吧。所借这几十万元钱就还一半给我,那一半就不要你们还了。”  大仁大义的弟弟只要求哥哥还一半,条据上的一半也是二十多万元,二十多万元对谷家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这时的场合很尴尬,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呢?谷萍捧着面哭泣,谷萍父亲只顾在桌前抽烟,谷萍母亲呆呆地坐着。过了几十分钟,王洋说:“你们既然还不出钱,我在外已经投资了上千万元资金办企业,眼前经济吃紧,确实需要钱开支,那你们就搬到原地方住。将这房子卖掉,把钱还我,等我经济回手,再给你们买房子吧!”      三、小叔子成了老公  谷萍听了小叔子王洋的话,她大哭起来,呆如木鸡的王海也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  谷萍哭到小叔子王洋面前说:“王洋啊!其实我真心爱的是你呀。”  她这话竟然当着父母和王海的面说出,没有谁站出来有反感。谷萍拉着王洋的手说:“事已经至此,我也就不愿活在人间了,活在人间也毫无脸面见人的,我去跳河自尽。”说完就往外走。  王洋喊着:“嫂嫂!嫂嫂!……”他跟着追了出去。  在林子里的草坪上王洋和谷萍坐了下来,谷萍只是伤心地哭,她哭到王洋的怀里了。他的手在她的乳房上,她的手在他的私处。她是他的嫂嫂,他是她的小叔子啊。怀里的温热使二人失去了理智,两双眼睛对视,发出灼人的欲望之光,不用语言表白都知道要干什么,他们冲破了那道德防线,真是干柴遇烈火,二人牵手快步走进了密林里……  嫂嫂成了情人,小叔子成了情夫。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嫂嫂和小叔子达到在床上共枕同眠了。那个呆头呆脑的哥哥王海也不多言,自己一人睡另一房间,对弟弟霸妻也毫无怨言。  一女两夫,一女两婿。起初谷萍父母就睁只眼,闭只眼,假装视而不见。老夫妻这就是暗地里认可了这个王洋新女婿,成了一个女儿,两个女婿。什么忠贞啊,法律啊,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都是封建条理,把那些封建条理抛开了。  谷萍父母在议论了。谷老头对老婆说道:“那个呆头呆脑的王海,八辈子也发不起财。我们如花似玉的女儿被他骗了。”  老婆咬着牙说道:“他骗得了初一,骗不了十五。这个呆头呆脑的穷鬼,想和女儿过一辈子,做梦。把他撵出家门去。”  谷老头说:“事已至此,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又怎么来撵他走呀?何况这房子又是他买的。”  “离婚吧!离了婚女儿就跟王洋结婚。”  谷老头说:“要得!要得!叫女儿跟王海这个呆头呆脑的穷鬼离婚分手。王洋这个能干娃娃才是我们的真正女婿。”  无钱的傻女婿王海离婚了,没多久谷萍就与王海到法院办理了离婚证。  王洋和谷萍又要结婚了,有了钱就是新郎,有了钱就是女婿。说是结婚,其实谷萍和王洋已经在洞房里了,已经同床共枕许多个夜晚了。结婚择个吉日,宾朋满座,锣鼓喧天,图个热闹,图个欢乐气氛。其实,谷老头夫妇真正图的是钱啊!  谷老头又在和老婆商议。这天谷老头嘴里含着烟,两只陷得很深的眼睛露出贪梵的光芒。他用手取下嘴上的烟,摇摇头对老婆说:“这王洋中了大奖,几千万元,我们要他交上百十万做彩礼!”  老婆笑得合不拢嘴忙说:“几千万呀!叫他拿五百万做彩礼吧!”  “五百万,他会舍得?一百万就够了。”  “五百万,一百万。王洋中大奖的钱要拿出来我们见一见面,我们才放心。”  “对!要拿出来见一见面我们才放心。他那呆头呆脑的哥哥骗了我们,骗了我们的黄花闺女,这王洋虽然人长得帅,但也不能被他骗了,要弄清楚他中了几千万?中奖是否属实,现在这巨款到底存入哪家银行的。”  夫妻俩说话间,女儿谷萍走了过来。父母正要找女儿说话呢。  “萍呀!这王洋中奖几千万你看见他的银行卡了吗?这次做事要慎重考虑,我们再不能上当受骗了啊。”谷老头说。  谷萍妈接着说:“女儿啊!现在骗子多得很,他说几千万几千万,眼见才为实。”  “爸爸!妈妈!王洋头脑聪明,又长得帅,他不会骗我们的。”  “这样吧!”谷老头夫妇对女儿异口同声说,“你叫他交出一百万作为结婚彩礼吧!”  这晚谷萍倒在王洋怀里说:“王洋,你中了几千万,把卡交给你老婆看看吧!成了夫妻的钱不分你我,你给我看看我心里也高兴些呀。”  王洋说:“老婆,我还会说假话吗?”他说着话放开怀里的王萍,把皮箱打开,拿出了十多张银行卡摆在书桌上,王萍笑了。她用手拿起卡,一看这张是农行卡,这张是建行卡,那张是工商行卡......她看了看,又收住了笑容,她想这些卡里真有几千万元吗?她也相信再不会上当了吧!从前被那个呆头呆脑的穷鬼骗了,怀上了他的孩子,离婚引产。如今的老公王洋,人也帅,又聪明,和他成了夫妻,天生一对,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呀!她也不再向老公多追问卡里的钱事。她对老公这样说:“父母要收我们的结婚彩礼呀!”  “收结婚彩礼?要多少呢?”  “就给一百万吧!一百万是我们的一个小数字。”  “一百万!一百万!”王洋哈哈大笑。  谷萍说:“你笑什么呢?就一百万嘛,父母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些钱今后终归我们。”  王洋收住笑容,一巴掌打在书桌上说:“交了一百万就是女婿,交了一百万就是老公,这钱这么成全人呀!如果没有了钱,我又会被赶出这家里?又会成为光棍?我现在就是不拿出一分钱,看你们把我怎么办?”  “王洋啊!我又能把你怎么办呢?我是你的老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拿出一百万交给父母,择个吉日,大办酒席,宾朋满座,把我们的婚礼闹闹热热,使我们受到大家好的评赞啊!”  “你说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的誓言不会改变吧?”  “永远也不会改变的。”谷萍说到这里偎在老公的怀里。  “萍,那我就给你讲实话吧!”  一束月光照进窗子,邻居的电视声音开着,不知是哪位女歌星唱着悲欢离合类催人泪下的歌曲。天空的月亮时隐时现,云遮住了月亮,那个悬在空中的月亮是圆月还是缺月呢? 共 585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病女性患者如何避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