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镇妖册 百九十章 宋师兄

发布时间:2020-01-16 16:28:57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百九十章 宋师兄

林晓枫看了许行空一眼,似乎将许行空内心的想法都给看穿了,许行空微微偏了一下视线,林晓枫声音和缓的回道:

“不错,如果对方不动手,怎么能将我们卷进这件事里面来呢?”

“可是,你就不...算了,反正说了也白说,你接着说。”

林晓枫眉梢轻轻一挑,许行空觉得她此刻心里肯定是很得意的,也许,还是很愉快的。

“至于为什么要做成现在这个局面其实也不难理解,文子敬和何某只不过是一个引子,如果我们没有发现事发地六楼曾经有布阵的痕迹,这件事也许已经了结了。”

“等等...”许行空忽然开口打断了林晓枫解释:“你是不是想说如果当时我没有直接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的话,事情也许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林晓枫瞥了许行空一眼道:“难道不是么,如果你只是私下告诉我,那么我可以从容布局,以暗对暗,等到摸清情况之后再决定该如何行动,所以,这是一个教训。”

“呃...谁叫你当时问我的。”

“我那是例行公事。”

“例行公事有必要针对我么?”

“哼!”

夜瑶心有些好笑的看着两个迅速跑题并且变得有些情绪化的家伙,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两人或许真是很合适的一对儿。

看着冷着脸不出声的林晓枫,许行空暗暗有些得意,既然她不开口,许行空决定自己来说,刚才林晓枫说了这么多,许行空已经隐约的把握住了林晓枫的思路。

“也就是说,既然已经不能以暗对暗了,那么就逼着对方也走到明面上来是么?现在的做法就是要将这件事弄得越大越好,逼着对方在台面上过招!”

林晓枫略有些惊讶的看了许行空一眼,这一眼让许行空明白自己猜的可能对了,不由得得意的笑了起来。

林晓枫撇了撇嘴,有些不大情愿的回道:

“不错,就是要逼着对方正面过招,现在事情已经闹起来了,不但外面死了一个,整个看守所也知道我们怀疑看守所有内鬼,到时候刑侦的人来了,我也一样会怀疑他们内部不可靠,于是...”

“于是,他们必须正面抗衡,走正规渠道过招,硬碰硬的来压下这件事?”

林晓枫点了点头:

“对,一旦事情闹大了,他们只能让文子敬和何某死咬着不松口,同时还不能让他们忽然死掉,然后再借由别的方法来逼着我们承认我们的怀疑是错的,或许,也会安排这两个人干脆将这件事认下,承认是他们两人私下行为,也能了结这件事。”

许行空皱了皱眉:

“不管他们用哪种方式结束这件事,倒霉的恐怕都是你?”

“所以,你觉得他们一定能赢?难道你对我,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么?”

许行空嘿嘿一笑道:

“我对自己确实没什么信心,我们的对手可都是老狐狸,我是不行的,不过你嘛...反正你都已经做了,那么就只有一条路走到黑了。”

林晓枫深深的看了许行空一眼道:

“不要妄自菲薄”

“是呀,许行空,刚才你那一连串的法术连击,就算来三个我恐怕也一样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样的水平,即使在玉山雨斋的年轻一代里恐怕已经是的那几人了。”

“啊?这...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

夜瑶心摇了摇头严肃的回道:

“不夸张,不信你问小枫,而且你的术法对防御结界的破坏性太强了,只要让你先手,恐怕同级之中没有人能挡住你的进攻,甚至...或许高一层级的也未必能挡得住。”

林晓枫没出声,不知道她是认可了夜瑶心的评价,还是懒得说这些事情。

许行空想了想,忽然发觉自己好像忽视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刚才的战斗确实让许行空觉得对手颇有些徒具虚名的感觉,但是仔细想想,当时那人应该已经有了充分的觉悟,就算被突袭,也不至于表现得那么菜,反倒是自己能轻松打破了他连续两个防御结界比较奇怪,也许正如夜瑶心所说,自己的复合五行结界用作抛射法术有着极强的破防性能,这种压倒性的优势才是让对方措手不及导致脆败的根本原因。

如果这点是确实的,那么夜瑶心的结论就完全正确了,只要让许行空先手,那么想要防御住他连绵不绝的术法轰击就成了不可能任务,或许对上高一层级的觉醒期高手也真的有一战之力。

许行空下意识的看向林晓枫,林晓枫微微翘了翘嘴角,那算是什么意思?是认同还是信赖?又或者仅仅是鼓励?

“事实上,我认为你的长处跟弱点一样明显,你担心我的安全我很清楚,不过在我看来,你更应该担心自己的安全,以及...你身边人的安全。”

林晓枫的话前后相当跳跃,尽管许行空已经习惯了她这种说话方式,还是被她后面一句话说的一怔。

“我?我身边的人?为什么?”

“很简单,如果他们对付我的话,会担心我师父的反应,毕竟我是师父的关门弟子,一向又很得师父的宠爱,万一我师父为我的安危发疯的话怎么办?所以,他们有可能的就是拿你做法,以你来威胁我,同时也试探我师父的底线。”

许行空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林晓枫却轻轻一歪脑袋,似乎有些调侃的继续说道:

“所以啊,对自己有些信心比较好,既然战斗无法避免,有信心至少敢于去战斗。”

“能,能不战斗么?”

“不行,因为你必须为我吸引火力,这样我不就安全了么?”

林晓枫玩味的看着许行空,许行空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己主动去替林晓枫遮风挡雨是一回事,被林晓枫算计得不得不去给她遮风挡雨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虽然事实上效果是一样的,但是内心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呀!

夜瑶心看着眼前两个又开始斗气的孩子,总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其实做电灯泡的感觉真的很难受的,如果可以的话,她现在恨不得马上从这里消失。

幸好,这种让她难堪的情况很快就改变了,走廊里传来一声金属门开合的声响,夜瑶心下意识的看向林晓枫,林晓枫微微一仰头道:

“他们也该到了。”

三人都将视线投向走廊方向,不一会,几个男女就从走廊拐角出现了,似乎看到了林晓枫的目光,带头的那个年轻人加快了脚步。

“师妹,你没事吧?我听他们说你受伤了?”

年轻人一推开门,就满脸焦急的看着林晓枫一迭声的问道,不过,他问的都是私事,完全跟公事无关。

许行空有些吃味的看了看这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这人一身警服,肩膀上顶着三颗星,看来也是科长级别的人物,糟糕的是这人的脸实在是太让许行空妒忌了,你说你没事长那么帅干什么,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不仅帅,这人脸上线条刚毅中不适柔和,气质霸道中不失宽厚,让人一见就有种心悦诚服的感觉,特别是那双如星辰一样的双眸,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让周围的人不知不觉的向着他靠拢。

这人仿佛天生就是一个上位者!

“宋师兄,你亲自来了?非常好,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林晓枫对这个大帅哥似乎并不感冒,脸色依旧清冷,双眸空灵如昔,甚至对他关切的询问都不屑回答,而是公事公办的来了一句。

宋师兄脸上一点尴尬都没有,只是温柔的笑了笑,像是看着撒娇的小妹一样温柔。

“你提交的报告我也看到了,我原本就有些担心,一听说你在这里,就立刻亲自过来了。你的伤没有大碍么?要不要我帮你缓解一下?”

“不用,既然你已经看过我的报告那就更好了,现在这两个重要的证人就在这里,请你切实的保护他们的安全,另外,搜证那边的报告应该很快就能交到你手里,希望你重视这件事,今晚发生的事情我不希望会在你的部门重演。”

宋师兄微微皱了皱眉,一脸担心的样子看着林晓枫道:

“我明白,另外,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你说,能不能让你的手下暂时离开一下。”

宋师兄说着,眼神在夜瑶心和许行空的脸上扫了一下,并冲两人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虽然他表现的非常大度有礼,但是许行空还是觉得他的眼神在自己搂在林晓枫腰间的手上停留了那么一下。

吃醋么?不过这也不奇怪吧,一个感情正常的人都应该会有这种反应的,不过,为什么看着他吃醋许行空心里就觉得异样的爽快呢?这算不算是一种自卑的表现呢?

林晓枫抬起眼皮,淡淡的看了看宋师兄道:

“不必,他们都是我的心腹,有事你直说吧。”

宋师兄微微皱了皱眉,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抬起手向后轻轻一挥,跟着他进来的一男一女不满的瞪了林晓枫一眼之后退了出去,将门关好之后又将原本的看守人员逐远,两人就背对着房间守在门口。

等到一切安排好了,宋师兄才神情郑重的看着林晓枫道:

“师妹,这次的事情你做的有些不妥,我知道你一向嫉恶如仇,但是有些事情是没法避免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你就算不考虑自己的安危,也要替师父他老人家考虑一下吧?难道真的要闹的门内怨声四起你才满意么?”(未完待续。)

安化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白癜风费用
南通癫痫病正规的医院
珠海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