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解密汉桓帝刘志为何冒险进行脱光相亲

发布时间:2019-12-05 07:24:37 编辑:笔名

解密:汉桓帝刘志为何冒险进行脱光相亲?

梁女莹要嫁给汉桓帝,做皇后。皇帝派人前来,对她进行婚前体检。首先,让她走几步,看看走姿如何。然后,女官与她一同进入屋中,要求进行裸检。梁女莹起初并不同意,女官因受皇命而来不得不尽职尽责,便把她的衣服全部脱光。梁女莹眼里含着泪水,一丝不挂站在那里,让女官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仔仔细细观察了一番。只见,上身,五官端正,朱唇皓齿,娇唇轻启;下身,血足荣肤,肤足饰肉,肉足冒骨。女官甚为满意,又量了量梁女莹的三围,让她说了句“皇帝万年”。只听,那声音清脆嘹亮,如梦似幻,酥软人心。女官终点头通过

,梁女莹也因此顺利通过这严之又严的婚前体验。

方才这婚前体检的一幕,不是笔者的胡编乱造,而是出自古籍《汉杂事秘辛》一书。要想做皇帝的老婆,也就是皇后,自然是比登天还难。可问题是,汉桓帝为什么会突然想到派人对梁女莹进行我国古代有史记载的早婚前体检呢?梁女莹,身份可不一般,是当时把持东汉大权的皇太后梁妠与大将军梁冀两人的妹妹。汉桓帝直接娶梁女莹不就万事大吉了,为啥还要冒引火烧身的危险,自找麻烦,对梁女莹进行所谓的“脱光相亲”呢?由此可见,这里面的水不浅。那么,在这一场“脱光相亲”的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缘由呢?

公元146年,刘志继承大统,成为东汉的新一任皇帝,即汉桓帝。公元147年,汉桓帝用丰厚的聘礼,“聘黄金二万斤,纳采鴈璧乘马束帛,一如旧典”(《后汉书》),迎娶梁女莹,并立其为皇后

汉桓帝为什么要娶梁女莹?笔者认为,原因有二。其一,早有婚约。早在刘志还是蠡吾侯时,太后便有意把两人撮合在一起,“欲以女弟妃之”(《东观汉记》),但因“会质帝崩,因以立帝”(《后汉书》)而被搁浅。此时的刘志虽已成国君,但也应信守承诺,与梁女莹成亲。其二,惧怕梁家。汉桓帝刘志虽没有傀儡皇帝之名,但却有其实,受制于梁太后与梁冀二人。刘志称帝时,东汉王朝的大权还掌握在梁家人(即皇太后梁妠与大将军梁冀)的手中,所以不得不妥协,不得不与梁家的小姐完婚。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及皇太后崩,恩爱稍衰”(《后汉书》),“追废懿献后为贵人”(《后汉纪》)。也许有人,认为笔者漏掉了一个原因,即梁女莹的漂亮。据《汉杂事秘辛》记载,梁女莹在婚前体检时,是如何如何的色香双绝。既然如此,梁女莹就该是百年难遇的惊艳美人。由此推断,梁女莹的美貌也是汉桓帝娶她的原因之一。这种想法虽然很美好,可却经不起推敲。

在笔者看来,梁女莹相貌平庸,理由有三。其一,正史无记载。在《后汉书》中,对于梁女莹的外貌只字未提。如果梁女莹真的具有倾国倾城的外表,那么史书中必定会大书特书。只字未提,可见相貌一般。像长得漂亮的皇后,史书大都有记载。对于卫子夫,有“主见所侍美人(笔者按;即卫子夫)”(《史记》《汉书》)的记载;对于阴丽华,有“光武适新野,闻后美,心悦之”(《后汉书》)的记载……其二,旁证不利。据正史记载,梁女莹成为皇后,对汉桓帝进行大大约束,不允许皇帝招花惹草,“后既无子,潜怀怨忌,每宫人孕育,鲜得全者”(《后汉书》)。如果梁女莹长的真如《汉杂事秘辛》一书所言,汉桓帝只会是如唐玄宗迷杨贵妃一般,轰都轰不走,撵都撵不走。可知,梁女莹的外貌好不到哪里去。其三,野史多不可信。记载梁女莹艳丽动人的《汉杂事秘辛》一书,属于野史范畴,而且还是早由明朝三大才子之一的杨慎公布于世。明朝距离东汉,年代相差甚远,可信度不大,不太值得相信。

既然梁女莹平庸至极,那为什么《汉杂事秘辛》要对她的美色描写的如此逼真生动,甚至有些不堪入目、露骨直白呢?想到这里,笔者就不得不对《汉杂事秘辛》的真实性产生怀疑?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在杨慎将宣称来自于安宁土知州董氏的《汉杂事秘辛》公布出来后,便有沈德符对其产生了质疑,认为这是伪作,不是汉无名氏撰,而是杨慎假借古人之名所作。那么,《汉杂事秘辛》究竟是不是伪作呢?笔者认为这种说法是成立的。理由一,选妻方式奇怪。《汉杂事秘辛》中记载的皇帝选妻流程,与明朝时期的一致,而与东汉没有一丝瓜葛。理由二,“三围”观念突兀。“三围”观念在明朝已是有的,可生搬硬套挪到东汉,“长短合度,自颠至底,长七尺一寸……指去掌四寸,肖十竹萌削也……久之不得音响”(《汉杂事秘辛》),就只能给人增加笑料罢了。理由三,体裁怪异。明代文学家沈德符认为《汉杂事秘辛》体裁特别,与汉朝人风格不符,倒甚像唐朝人的传奇。理由四,诟病多多。明人胡震亨、姚士粦指出,《汉杂事秘辛》中有过多谬误,与汉朝史实不吻合。

自称博南山人的杨慎为什么要费尽心机写一本伪书呢?他的动机何在?经考证,杨慎这样做,是为了论证缠足早在汉朝就已出现,为了证明自己博闻强识,而不惜下大力气写伪作《汉杂事秘辛》,为的就是借用所谓古籍中的“约缣迫袜,收束微如禁中”这所谓有用语句,在写学术作品《书汉杂事后》时,底气十足说出“缠足后汉已自有之”这句话。虚荣心满足了,创作伪书进行学术造假的目的也便达到了。杨慎为了论证所谓缠足早在汉代便已出现,这样做真可谓煞费苦心。

杨慎造假,为什么偏拿汉桓帝与梁女莹这对夫妻说事?笔者认为缘由有四。缘由一,钟情汉代。杨慎对汉朝情有独钟,认为汉朝人比宋朝人优越,这是因为他认为汉朝距离孔夫子所处的春秋战国时期更近。欲速则不达,西汉偏近,东汉正好。如此一来,拿东汉的梁女莹说事的可能性就大了。缘由二,不能直接,必须间接。作为古人,女子出嫁前常年呆在闺阁,出嫁后便呆在夫家。什么时候,才能让她露出脚来呢?经过再三深思,杨慎认为只有出嫁前,被婚检这样才有戏。缘由三,皇族更可信。皇族比百姓更可信,在古代,百姓多以皇帝皇后所说所做作为为人处世的准则。缘由四,人物确定。有姿色的皇后,在正史有记载,这是杨慎心中肚明的,就必须选择对于外貌在史书上有模棱两可记载的皇后。汉桓帝沉湎女色,“倾宫虽积,皇身靡续”(《后汉书》)。杨慎再三斟酌,终敲定,就拿汉桓帝与梁女莹这对夫妻说事,于是趁火打铁,假借古人之名,编写一本记载梁女莹“脱光相亲”且可证明缠足在东汉便已出现的伪书《汉杂事秘辛》。

经过层层考证与推断,我们知道,汉桓帝为什么会冒着风险对梁女莹进行“脱光相亲。这里面的缘由就是,不是汉桓帝刘志心甘情愿的,而是明朝文学家杨慎为了论证缠足早在汉代便出现而精心策划的闹剧。汉桓帝不可能那么傻,还没等梁太后去世就动手。在真正的历史上,他一直在蛰伏待机,后来在”皇后梁氏崩”(《后汉书》《后汉纪》)之后,才渐渐不理睬梁女莹;在“后以忧恚崩”(《后汉书》)之后,才真正表露出“益怒之”(《后汉纪》),“与中常侍单超等五人共谋诛之”(《东观汉记》),还把梁冀一撸到底,除去祸根。这段史实虽不如伪作那般惊艳诱人,但却更多了些帝王心计。很显然,汉桓帝刘志更会玩弄权术,而杨慎有的只是学术造假的小聪明。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圣贝门诊刘梅
天津市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青岛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六盘水癫痫治疗哪里好
深圳治妇科病那里的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