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错·过

发布时间:2020-01-10 09:55:14 编辑:笔名

看着那个女人像电影里的喜剧片一样把头一寸寸的向后仰,那个男人每逼近一寸,她都要退让一寸。雨尘觉得实在太滑稽了。

还没见过如此不配合的女主角,天晓得,他们不过就是拍一套结婚照,不过是要他们做一个看似亲吻的假动作罢了,就算来真的,也再正常不过。

从镜头里,看着她仰着的脖子,很好看的弧度,很雅致的美人骨,荷花状婚纱的领口处是很让人想入非非的山峰沟壑。雨尘并不是色鬼,只不过习惯了用艺术的审美的眼光去看女人的每一处,她们会给他灵感。

他走过去对男方说:“我示范给你看。”

她很纤瘦的体形在他180厘米身高的衬托下有着些柔弱动人,一个年纪不小的女人还有这样的身材在雨尘眼里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脸上也没皱纹,皮肤也还干净。

他面对她,揽住她的腰,让她贴近自己,对她说:“你可以抱着我,也可以吊着我的脖子。”

她的眼神落在雨尘的眼里,安静的,淡然的,然后牵动唇角一笑,将双手贴在他的胸前,和他保留一拳的距离。

美女见的何其多,雨尘自己都不相信居然会有稍稍的失神。她仰着脸看他,雨尘俯下头,向她的脸靠近,在半寸的距离处停下。她垂下眼睑,盯着他的嘴唇,他突然在想,要不要吻她一下呢?

“雨尘,你在做什么?”

连忙放开她,对走过来的小欢说:“你跑哪里去了?影楼居然一个人也没在。”

她笑:“陪同学喝茶去了,我不是叫李灵呆在这里的吗?看我不扣他的薪水。”

“好了,有客人在,你自己来拍。”雨尘对小欢说。

小欢说:“你就拍吧。”又对他们说:“你们运气真好,让我老公这个摄影师兼制片人给你们拍结婚照,照他说的摆造型准没错。”

雨尘是次见到这样的两个恋人,年龄当然相配,相貌也还相配,但感觉上太不相配了,因为,他们之间居然像陌生人一样的疏离,女的淡然得像没生气的木头,男的规矩得像没碰过女人的小男生,就连要他们把头靠到一起都那么难。

他气恼了,走过去,捧着她的头说:“你柔和些放松些,旁边就是可以靠着的肩。”

她看着他,还是淡然的,安静的,无神的。雨尘把手拿开,就看见她的耳朵开始红,一直延续到脸颊和脖子,那是一种桃花似的嫣红。

小欢问:“你们要结婚了?”

男的答:“嗯。”

“那,你们平时怎么亲热的就怎么做好了,当我们不存在。”

女的对男的轻声说:“我累了,我想回去睡觉。”

男的很听话的很温柔的说:“好,我们改天再来。”

小欢看着雨尘耸耸肩。

雨尘看着那个女的进了更衣室,看着她走出来,宽宽长长的丝织上衣,宽宽大大的袖子,盖住了脚面的丝织长裙,给人飘着的轻盈。

男的说:“我们改天再来,辛苦你们了。”

看着他们上了门口的车,小欢冷哼:“这世道什么样的人都有,变态。”

雨尘看着小欢,将手放在她的耳朵上抚摸,她说:“你去接孩子放学,我们出去吃晚饭。”

雨尘在想,十年的夫妻做到现在,摸她哪里也许她都不会有感觉了吧。

晚上,小欢前所未有的主动地要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那个只是和自己亲近了片刻的女主角。这偶尔的走神,让他提前崩溃。小欢却似乎并不介意这次草草了事。侧身伏在他旁边,安静地睡了。他们似乎很幸福。

车子停在不夜城的大门口。

柳若舞对唐佳豪说:“我打电话给你,你就来接我。”

“嗯,和朋友们在一起尽情的玩吧。”

她下车,听到他说:“不要喝酒。”

其实,她并没约任何朋友,她就想一个人找个很热闹的地方,好好的疯一场,并尝试一下喝醉酒到底是什么感觉。

一个并不太难看的女人独坐一张台饮红酒,当然可以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偷窥也罢,大胆的凝视也罢,她全当任何人的不存在。

的吧的音乐震耳欲聋,任何类型的音乐都可以让她在瞬时间找到适合的肢体语言与之配合,在舞蹈的时候,总有那种妖魔附体的感觉,连自己都觉到那是邪恶的魅力。

一杯红酒下肚,真的有些晕了,走进舞池,将挽着的头发放下来,闭上眼睛,融入混乱而疯狂的人群,让发稍飞起来,让自己的心飞起来。

雨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眼就可以认出这个女人。白色的衬衣,黑色的长裙,红腰带束着的腰看上去不经一握,看着她若柳拂动的纤细的腰肢,看着她飞扬的头发,他有些不安分的心跳。

她并不是很美丽的女人,居然有着如此妖冶的味道,惹得很多人向她靠拢,并有意无意的去碰撞她。男人的心理很奇怪,他突然想去保护她。

柳若舞感觉有人的手掌握在她扭动的腰肢上,不回头,反过双手,就抚摸到他的脸颊上,感觉,他脸上的胡子渣很刺手。

这个动作无疑就是引诱,他更紧的贴近她,双手环抱过来,手掌贴着她的小腹。酒精的作用是一部分,还有就是,她的后背居然可以感觉他胸膛的结实,她的小腹也可以感觉他释放的热度,腿突然就有些软了。

回转身来,眯着眼看他,在闪烁的灯光里她居然可以清楚的认出这个男人。高大的身材,热情的眼神,挺直的鼻子,柔情的嘴唇,还有男人味十足的青青的胡子渣。

他俯下头,在她耳边说:“你喝醉了,我只是不想你倒在别人的身上。”

“那,请你带我走。”

他半扶半抱的将她带到一个包房,对她说:“我朋友的生日,其实我很少来这样的地方。趁他们还在外面疯,我送你回家。”

她笑,几乎是媚态如丝的,将手抚到他的下巴处问:“你叫什么呢?我叫柳若舞。”

“雨尘,余雨尘。”

“哦!”她孩子气的说:“记得了,我记得你了,请你也要记得我。”

雨尘看着这个吊在自己脖子上的女人,几乎不相信那个冷冰冰的木头似的女人会摇身一变,变得这样妖媚而生动,而自己居然无法克制的冲动了,这是男人的劣根性吗?要拒绝突如其来的艳遇那么的难。

她的电话响了,她说:“你接我来了啊,我喝醉了。”

雨尘在想,来接她的人不管是谁,自己都不能再这样和她抱在一起,但又不能把她放到地上去,干脆扶着她往外面走。

迎上来的男人把她揽进自己的手臂,对雨尘说:“谢谢你。”

他看着他们上车,看着她回头,牵着嘴角对他浅浅的一笑。

柳若舞,我也记得你了。

她对唐佳豪说:“别说对不起,是我自己喝醉了,我们反正要结婚的,迟早有这么一天的。”

他伸手,又缩回去。为什么连自己想在她清醒的时候碰她一下都那么难呢?为什么那么怕她那么淡然的神情呢?自己爱她就是爱她那样的无神和清冷吗?自己爱她就认为自己可以给她幸福吗?偏偏自己永远在她的视线之外,更何况走进她的灵魂。

她淡淡的说:“我想去一个地方,结婚的时候我会赶回来。”

他不问她要去哪里,只说:“也好,只要你高兴。”

柳若舞就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如此迁就和顺从自己呢?这也是爱吗?是吧,认识他多久了?三年了吧,他把女儿送到自己舞蹈班的天,就对自己又畏惧又爱怜,那种爱居然让她觉得像父亲对女儿,令到她不舍拒绝。

坐上游览长江的豪华游轮,倚着栏杆看两岸的高山,奔流的江水,心居然有了些安宁。人不过是自然里的一粒浮尘吧,还有什么是不可割舍的呢?

将投到远方的目光收回来,一侧脸,就看到了正对着自己的摄像机镜头,然后就看见这个男人调皮的对她吐舌头。

人与人之间真的会有缘分这个东西,她细下一想,好像不只见过他一次吧,她喜欢这个男人身上的男人气质,让人会突然的心生踏实,她喜欢这个男人眼里的热情,让人会突然的心情愉悦。喜欢?有些茫然,为什么会有喜欢他的感觉?他只是突然之间遇到的一个过客。是的,过客,也许驻目凝望,然后擦身而过。

他主动开口:“柳若舞,我记得你。”

看着他,是了,那个她半醉半醒间又搂又抱的男人。心突然的开始跳。

“你说了你记得我的呢?”他特意的将头向她凑近,不知道为什么,他喜欢看她的脸慢慢的透红。

她一笑:“是的,余雨尘。”

“你去哪?逃婚?”

她的眼神落在他的眼里,轻声反问:“为什么要认为我逃婚?”

他一笑,不答她,说:“我要去长江边的一个小城拍一些那里的名胜古迹和风土人情,制作一部记录片。”

她将肩上的披肩裹了一裹,点点头,转身。

“若舞!”他喊:“你住哪个房?”

她回头,孩子气的调皮的眨眨眼说:“你可以一间一间敲门啊,怎么那么笨呢?”

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在黑色的裙子里扭动的腰肢和露着的光洁修长的小腿,心突然狂跳。

外面在下雨,午夜两点还睡不着。

给小欢打电话,她在那头骂:“你神经啊?半夜三更把我吵醒。”

“不是想你了吗?”

“得了吧,你少甜言蜜语的了。”

当年的她开朗美丽,天真烂漫,当年的他阳光帅气,热情霸道,他们像两团火球燃烧到一处,几乎可以照亮彼此的整个生命。十年之后,火还在燃,只是都没了去给它添柴的闲情了。

掏出面包和番茄酱,吃了一口,想起了什么似的,将番茄酱摸了满嘴,剩下的倒在自己的衣服上。

很好,外面没人。聪明如他,自然早就知道了她住在几楼的哪间房。

门一拉开,他就伸手掩住她的嘴说:“别叫,我没事。”

她的双手压在胸口,脸都吓白了,使劲的点着头,好半天才结巴的问:“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我帮你叫医生。”

“我找你,我去敲别人的门,被打了。”

“天呢!对不起!对不起!你怎么那么笨哦,我开玩笑的啊!”

他拼命的忍,忍不住,笑得直不起腰来。

她的手抚到他的脸上:“你怎么还笑呢?都流血了,很疼吗?”

心突然的软了,想也没想的,一倾身,将唇压在她的唇上,只是一贴,居然有些晕。看着她向后退了一步,使劲的喘了口气,压在胸口的手指轻颤着。

他一笑:“我开玩笑的,你尝尝,是什么?”

她抿了抿唇,怔着,问:“番茄酱?”

“聪明!”

气急,挥着拳头就向他打过去,他也不躲,打了三下,她停下来,看着他,眼里涌着的是柔情,柔声说:“你像个孩子一样可爱。”

他有感觉,如果不走,一定会犯错。自认为是个很理智的男人,但,这个女人莫名的让他有了不可抗拒的感觉。

热情如他,自来都是个容易动情的人,小欢说过:“雨尘,我爱你,就是爱你那种对万物都充满热爱的态度,你总是用美好的心态去面对一切,跟着你,就是和希望同行。”

但这个女人,自己对她好像不只是动情那么简单,她的一切都诱惑着他渴望走进她不被人知的领域。

很礼貌的道了晚安,将她的门的拉拢的时候,对视她看着他的眼神,突然有些惊鸿般的幸福。

这是靠近长江边的小小的山城,不用约定,他们同时下了船,也没互相张望,并肩走上河街,住进了同一家酒店。

不知道为什么,余雨尘突然怕和她靠近,如果她只是一个很明艳的女子,可以很短时间的拥有到结束,在男人的生命中并不奇怪。但,他突然怕走进她而无法抽身而退,他突然怕了她眼里空无一物的孤寂,怕自己离开会带给她伤害。

一大早,扛着摄像机满大街小巷的走,在一个花店门口见到她,头发结了两条辫子,白色的体恤,宽宽的牛仔,白色的球鞋,很安静的站在万紫千红中间。

她看着他,牵动嘴角,那种似笑非笑的淡雅总会让他失神。将自己的眼神调开,对店主说:“百合花,我全要了。”

将一大抱百合接过来递到她面前说:“送给你的。”

伸手接过,眼睛停在他的眉宇之间,没太大的意外,也没太大的惊喜,柔声说:“我喜欢百合花。”

两人并肩走,他说:“我要去拍一条有小小三峡美誉的河流。”

“那也是我安排的行程。”

河流的发源处有个很仿古的度假山庄,山上布满了帐篷。

夏天的山村的夜晚,月光下的一切静谧而安宁。

他们在石桌前面对面而坐,看着彼此的眼睛,那一刻,柳若舞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爱情,天地之间只彼此两人,注定是为彼此存在。

将头俯在手臂上,他的手伸过来,从她的额头向后颈梳理她的头发,就是那么一瞬,她的眼睛就湿了。

伸手托着她的下巴,柔声说:“你的眼里装着怎样的书卷呢?能有人看懂吗?”

她的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像碎了的玻璃落在他的心里。将她拖到自己的怀里,将唇压在她的脖颈处,哑着声音说:“若舞,你是为谁存在的?”

她在他的怀里颤栗,嘴唇贴在他的耳朵边低喃:“为了找前生来世的爱情。”

雨尘突然的相信了,女人纠缠的天长地久和前生来世一直是他不认可的天真和愚蠢,但,就在和她的眼神相交的那一刻,他相信自己就是她从前生找到今生注定要和他纠缠的爱人。

吻一个人可以吻到让自己的心隐痛,吻一个人可以吻到让自己的心颤抖,如果这也是爱,他余雨尘还没来得及细想,几乎是用悲切的语气说:“若舞,爱你。”

他的开朗,他的热情在她小心翼翼的回应里开始隐退,原来,有的人,你爱她就会感染她的气息,他因为害怕失去生平有了悲切而凄楚的心情。

共 85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的动物性决定了人心的不安分,而人的社会性又决定了现代社会的一夫一妻制形式。人的这两重属性一旦产生矛盾,就会有无数的烦恼、恩怨产生。小说中的这个矛盾表现是比较真实和形象的。[编辑:猪不戒]

1 楼 文友: 2008-10-16 19:41:55 读你的文字心里很舒服,是那种很干净的感觉,问好

2 楼 文友: 2008-11-16 19:26: 错过,或许也不曾错过,只是换了个时空,换个守候的方式。 冰了柔情,碎了悲哀,等下一季,将痴心再烧。

 楼 文友: 2015-09-12 17: 5:4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鹤岗矿业集团总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需要多少钱呢
菏泽看白癜风到哪家医院
常德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榆林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